天祥院茶杯

过激英纺p,是双推ller,瞎画画的,封面是女儿。

番茄公主的重要之物

主妮姬,微绘海
ooc什么的我才不管呢

西木野公主很喜欢吃番茄,所以人呢都称她为番茄公主。西木野公主认为,除了能吃到番茄之外这世界上就再也没有幸福的事了。

一天,西木野公主因为吃了太多的番茄,变成了一个番茄——现在的番茄公主是名副其实了。于是,番茄公主踏上了旅程(其实是为了寻找变回人类的方法2333)

DAY1.番茄公主遇到了一朵花,她俯下身轻声问:“请问你知道怎么将番茄变回人吗?”
“谁,谁来救救我啊啊啊啊QAQ”
花容失色。花朵惊恐万分地把头转向了一旁的猫咪,就连猫咪见到番茄公主都面露怯色,却还是热心地说
“你可以去东边的山上找一位紫色头发的魔女,她什么都知道呢喵☆”

DAY2.公主到了东边的山顶,见到了紫发魔女。魔女眯起眼睛,笑道
“只有把你最重要的东西给我,我才会告诉你变回人的方法哦~”
公主又是叹气又是摇头,无奈地走了。的确,除了番茄,她并没有什么重要之物。公主失落地在东山下的森林徘徊,就连树叶都沙啦啦地唱着悲歌。一只灰色的小鸟飞来提醒她
“你可以去南边的村子看看哦,那里有个喜欢做面包的少女,听说吃了她的面包会有神奇的事情发生呢。”

过了好多好多天……
兜兜转转这么久,番茄公主终于找到了这个少女,果然元气满满,不过公主现在已是又饿又累了。橙发少女捧着一盘刚出炉的面包,笑盈盈地往公主手里塞了一个
“来,吃一个吧。虽然我不太了解什么,不过你都这么累了,那就先填饱肚子再说~我相信一切都会变好的。”
公主吃了面包,然而并没有发生什么神奇的事情。番茄公主向少女道谢后,离开了。

已是黄昏。
昏黄逐渐爬上天空,染尽层林,也同失落一样,浸透了公主的背影。番茄公主心想:
要是我还是人类时,能更多地感受和珍惜一些东西该多好啊。这样,至少现在也能有一个悲伤的理由了。堂堂西木野公主变成了一个番茄,呵,真可笑。

不知不觉,公主在暗蓝织上穹苍之前走到了一片大海边。海边坐着一位长发少年,少年正目不转睛地看着一位俄罗斯芭蕾舞者舞蹈。
“真美啊。”
公主也看着舞者出神。

好在没忘自己是需要求助的。
公主走上前,小心翼翼地问出了那个问了一路却得不到正确答案的问题。
少年与舞者相视一笑。少年开口说
“你拿着舞者的皇冠,在这里,等到清晨。有一位矢泽骑士会过来替你带上皇冠,到那时,你就能变回来了。”声音温润如玉。
语毕,舞者将头上的皇冠取下。郑重地放入公主手中。
舞者与少年齐声向公主送上祝福,便挽着手逐渐消失在暮色中。

“真羡慕啊……那样的恋情。我什么时候,才能遇见‘他’呢?”
不知何时,公主的心里突然冒出这样的念头。

公主心怀最后一丝希望,对着夜色与海面坐着。海面洒满倒影,夜色在海里摇曳。公主此刻的内心,也定同那海面一样久不能平静……

翌日清晨。
仍在睡梦中的公主勉强支开双眼,模模糊糊地看见一位黑发如墨的骑士,面带爽朗的笑容。
“我的公主,我等您很久了。现在,是我为您效力的时刻。”
他将公主手中的皇冠戴在公主头上。

“欸……?我……变回人类了?”
“是的,我的公主殿下。”
骑士在公主额头浅浅印下一吻。

绯红染上了西木野的面颊。
“那个……你叫什么名字?”
“我姓矢泽,不论公主叫我什么我都会回应的哦。”
矢泽再一次温柔的朝公主微笑。
公主看着这位面庞清秀的骑士。

那一刻起,西木野公主心里有了最重要的人。
矢泽骑士也终于找到了她生命的意义所在。

我希望你们能够永远幸福,忘却世上所有的痛苦。
每天醒来都能开心地望着对方笑,
早上一起上学或上班,
中午一起做午饭,
下午一起躺在阳台的沙发边睡个甜甜的午觉,
傍晚牵着手并肩逛公园,
晚上嬉闹地决定做谁喜欢的菜,
深夜相拥入眠,等待着比今天更加美好的明天。

(听着歌突然来的感受真的太戳心了呜呜呜就写出来了)
歌名:願い~あの頃のキミへ~

/私设
英纺的魔法学院.Ver

(两只猫头鹰是情侣www,ec的随主人,是攻_(:з」∠)_)

/英纺 如果是梦

-在对决之后的日子里
-级短 幼儿园文笔
-ooc警告

……
黑暗,身边是无尽的黑暗。
道路,脚下是蜿蜒的道路。

道路前方,是一个华丽的舞台——那是他一直憧憬的,如天国一般美的舞台。
他看到了舞台上的自己,犹如战斗中负了重伤一般,跪坐在地,地上还有一摊血迹。

他的身边有一位少年……
那位少年将他扶起,可他明明也折断了自己的双翼。
他看不清少年的脸,眼前是一片模糊的水雾。在无尽的黑暗就要散去之前,他听见了一个温润的,软糯的,熟悉的声音。

                          “英智君……”

这么叫他的人,只有一个。

!?

又一次做了相同的梦。
又一次在深夜里醒来。
天祥院英智,又梦见了青叶纺。

决战以后,英智就一直待在医院里,纺也再没出现过。也是,自己这样伤害他,他怎么可能还会再来见他呢?
英智想起在表演中对自己问的一个问题

【但是,在这之后呢……?】

承受着应有的惩罚,失去了所有有可能成为他无可替代亲友的人,真是诅咒啊……朔间前辈。
现在,就连你也打算惩罚我吗?纺。

接着,是无尽的沉默。
病房里只能听见吊瓶里药水滴落的声音,孤寂如天祥院英智的内心。

翌日。
在那场梦之后,英智一整夜都没阖眼。盯着面前的白墙回忆历史,看似漫长的夜晚似乎也没那么漫长。英智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成了那种容易怀旧的人,他只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瓷盘里的苹果始终没人动过,床边的凳子上缺少了一个人,花瓶里的鲜花每天都有换新,只是不再是自己中意的那簇。】

天祥院英智,一直在等一个人。
从他进病房的那一刻起,他就一直在等着。
等着,那个在他梦里出现的人。
甚至是迫切地,英智想看到那个人的神情。
那件事发生过后,纺会悲伤吗?会如释重负吗?会后悔吗?会低落吗?

                                会不舍吗?

“纺你啊……就这样一声不吭的回头走掉了呢。只让我一个人在路的尽头挣扎。”
英智垂下头,碎发挡住了他的脸庞,无法猜透他此时的表情。
他记得,当纺离开的时候,他在纺的眼睛里看到了悲伤。
没什么大不了,只是那时的悲伤在天祥院英智的脸上重现了而已。

因为是【fine】啊,这个故事已经终结了哦。
他起了【fine】这个名字,是因为早就料到会有终结的这一天吧?
也许,当这个名字决定下来时,就将迎来终结。
他们四人的关系,也就终结于此了吧?

如果这是梦的话,是天祥院英智亲手为这个梦写上终结。
也许只要睁开眼睛,从梦中醒来,就能把它忘记。

可这不是梦。

就在不久前,他还在灯光下起舞,他认识了朋友,他完成了革命,他拥有着他自己的青春,这些在天祥院英智眼里他连做梦都想不到。
不论是日和君,凪砂君,还是纺,都是真真切切停留在他记忆里的。

【这是如梦一般的现实。】

胸腔里全是无法解释的复杂感情。
但英智自然不会把那感情表现出来,他只静静地坐在病床上,看着面前那堵白墙。
他似乎很肯定,他等了很久的那个人,在今天一定会来。

咔啦。
们被轻轻推开。
一位青鸟一样的少年从门后探出毛茸茸的脑袋。

“英智君。”

这么叫他的人,只有一个。

            【不是梦境,是触手可及的现实】

“你来了啊,纺。”
英智抬起头,露出了许久未见的笑容。

一只小小的レオ君

/英纺 七夕的花束

七夕的花束

-英纺(大概是互相暗恋的设定)
-幼儿园文笔
-废话极多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放学 花店。

即使是七夕,纺也依然要在花店打工。
“啊……今天的客人真多呢……大多都是情侣啊,毕竟,是七夕嘛。”

纺瘫坐在椅子上,店长和女友出去约会了,答应他如果愿意来店里帮忙的话就加薪,所以就接了这份苦差事。

七夕啊……
是个合适跟喜欢的人待在一起的日子呢。
喜欢的人,纺,喜欢的人?
对于纺这样似乎什么事都不会作出太大反应的人,会有喜欢,或者在意的人吗?

纺的脑海中,渐渐浮现出一个模糊背影。
那是一位眼中有着青空大海的金发少年。

“英智君!?
……不……我肯定是,太累了吧?”

斜阳照进花店,落在纺的肩头,纺感觉暖融融的。好不容易送走了一波客人,就趁着这温暖的夕照,歇息一会吧。

于是我们勤劳的纺前辈,趴在收银台上睡着了。

谁知,那位刚被纺想起的皇帝先生,现在正踏着夕照走了进来。

“纺?”
……
英智俯身凑到纺的面前
“原来睡着了呢……”
英智温柔的笑颜,纺熟睡的侧脸,都笼罩在夕照中,如梦一般不真实。
一双骨节分明,有些瘦弱的手,埋在了纺的长发
中,揉了揉,毛茸茸的触感让英智的心情大好。

“这样看纺的话,还蛮可爱的吧?”

毛茸茸的脑袋动了一下,接着,英智就看到了那张眼镜都戴歪了的脸。

“诶……英,英智君!?
啊……不……肯定是我在做梦吧……”
说着,纺赶紧把头埋进臂弯里,碎发挡住了他发红发烫的耳尖。

『也许,连我都不知道,自己深深在意着你这件事。』

为什么……英智君会突然来这里?是故意的吗?不对吧……还恰好是这一天……

恰好,刚刚就在想着他。

“不是梦哦,纺。”
英智半蹲在收银台前,双手捧起纺的脸颊,以一种轻柔到像微风的语气说道。
“我现在可是作为客人来到这个店里呢,你不打算招待我一下吗?纺。”

终于回过神来,纺匆匆忙忙地站起身收拾好桌面,自认为很自然地微笑着。
毕竟对面的是英智君啊,经历了那么多事,今天又是如此突然,他怎么能淡定地应对呢?
“那……那英智君,想要些,什,什么花呢?”

“纺你说话都结巴了哦。”

“诶……!?我吗?”
“一直在我身边待着的纺,也就只有你了吧?”
“……”
这是第一次,纺发现他原来一点都不会应对别人的问话。

最后还是英智打破了沉默。

“纺来帮我选吧,合适今天这种日子的花。”
英智掩嘴轻笑,不知是暖融融的夕照还是惊慌失措的纺,他此刻的心情无比雀跃。

“诶?今天?”
是七夕啊……
“英智君……是要送给谁吗?”

这次换英智沉默了,他并没有打算在今天给谁送礼物。只是从一醒来开始,就一直在想着一个人。
那是一位带着厚眼镜留着长发,如空气一般的少年。
于是他就到这里来了,直觉告诉他纺就在这里。

“如果我任性的说想要纺在今天给我送花,送只符合今天这种氛围的花呢?”
英智微微歪着头,狡黠地笑着。
不论是表情还是语气,都无法让人拒绝。

不,准确来说,应该是无法让纺拒绝。

『喜欢看到你不敢拒绝我的样子,因为那样的表情是只有我才能拥有的。』

“我送给英智君吗?嗯,当然可以哦。”
纺果然没有拒绝。

十五分钟后,一束向日葵被送到英智的手中。

『花瓣边上还在滴着水珠,要是能在它掉落之前把心意传达到就好了呢。』

纺像面对普通客人一样说道:“七夕快乐,英智君。”

英智看着手中的向日葵,耀眼的金色花瓣还停留着水珠,太阳经过水珠折射的光芒在玻璃柜台上摇曳。轻笑,纺还是不会闻空气呢。
“现在说这句话感觉不太合适哦,纺。”

水蓝色的眸子,和暗金色的眸子对上了。
浅金色的发丝,和青蓝色的发丝在风中轻舞。
他们才发现,原来自己的眼中全部都是对方的颜色。

几乎是同时的,两人脱口说出。

“す,好きてす。”
“好きてす。”

夏末黄昏的微风小心翼翼地拂过,空气中安静得只能听见花瓣上水珠掉落的声音,混合着一点点,让人眩晕的花香。

『这样就好了哦,让这份心情,被此时的微风珍藏起来吧。我想,这样默默地在意着,也没问题的呢。』

終おり

向日葵花语:
                  沉默的爱。

/英纺  青叶纺的消失

(是鸽了很久之后的产物,有什么写得不好的请指出_(:з」∠)_)

Tsumugi生日快乐qwq!
纺织幸福的青鸟也要幸福啊,纺要一直做一个善良的温柔的人呢~